整个脸书都是我的合婚庚帖:粉色风暴来袭,戴上墨镜也没用

作者: 时间:2020-07-12G生活家699人已围观

这样看似抱怨的脸书状态,附图是一位朋友穿着美丽婚纱对着镜头灿笑的侧写。照片中,女主角上着完美的妆容、还有比印象中还要精实的身材,搭配上男主角的背影,各种幸福要素齐全,几乎无法掩饰新娘满溢的幸福感。

这位朋友是考研究所补习班认识的一位女性朋友,在硕士毕业后即将踏入婚姻,也是我的社群网路中即将结婚的新人们之一。从她的这篇状态中,不难预测接下来的半年时间内,在她的脸书上会有什幺样的状态连发。毕竟类似的「粉色颱风」已不是第一次朝我席捲而来。

拜脸书所赐,以前只能辗转得知的喜讯,现在可以在社群网路这种半公开平台上轻易地「订阅」。连载式的内容从开始分享婚纱照和拍照过程,到三两句的打情骂俏和抱怨,不断强迫我们预习(遇袭)着结婚这件事,也提醒着适婚年龄的我们都已经进入暴风半径。

不知是巧合还是脸书的演算法分类精準,这篇婚纱文后紧接着的,是一对22岁带球上篮的国小同学,作为新手爸妈含辛茹苦的育儿心情分享。这是我25岁后的脸书,我正目睹着第二波社群结婚潮的引爆,以及第一波爆发后的荡漾余波。

高中毕业后的三波结婚潮

在《东京白日梦女》中,曾经有过一段描述着何谓三波结婚潮:

一开始看到「假抱怨真幸福」这种状态时,还没有太在意认为只是个案,按按讚、浮出水面说声恭喜后就滑了过去。没想到这样的状态近半年来,不知不觉竟出现到了第五位,其余的状态中还有许多位22岁就结婚的朋友们,集体晒着照顾宝宝的新手爸妈照或是睡眠不足照。结果而言,踏入25岁这个后青春期的我们,每天都能在社群网路上滑到至少一篇跟同侪进入结婚、成为夫妻的相关状态。

「我们(民国80年次)也开始进入第二次的粉红色暴风圈了啊!」不禁让人如此感慨,这一切来得实在让人有点措手不及。前阵子才好不容易从思考究竟「如何当一位大人」这样的难题中找到答案,却不知何时开始又有个新的课题出现,而我们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推手在背后催促着自己,在你耳边耳语着「大家都在往前走啰,还不快点跟上?」一般,让人开始对于结婚这件事无法再无视,而是开始静静地潜水观察。

粉色颱风的边陲与核心

「社群结婚潮」又有另一个别名「粉色颱风」。

有趣的是,「社群结婚潮」和「颱风」一样都是一次又一次有预兆的连续现象。一旦观测到一定强度的风(关键动态或照片)时,我们就会开始判定又有新的颱风(粉色风暴)的出现。既然我们透过观察热带性低气压的风速和气压来观察颱风的形成,那我们又用什幺来观测粉红风暴呢?这些粉色风暴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形成的呢?其实和地球科学一样,粉色风暴也是有特徵和分级的。

这几年在社群网路上观察的经验,风暴的起始点都会有些特徵。例如:

观察对象的脸书上出现了「未曾谋面,但逐渐记得的异性名字」。照片内容开始有两个人一起出国旅游(大型休闲活动)。社交场合,开始出现一起参加婚礼(以情侣身分出席的公开行程)。

几项特徵,这些情侣就已经算是小小的热带气旋,逐渐开始在酝酿成颱风。

「透露自己想结婚的意愿」转贴「结婚就想在这里!细数全台最美的十大浪漫教堂」分享「婚摄不踩雷,十大必看重点!」等参考文章提笔写下「超长、超感性週年感谢文」

这些就相当于七级风以上的轻度粉色颱风了。

而第一次让人感受到风度过强必须调高警戒层级成为中度颱风的,则是关键事件的出现,历史个案的统整中,最常见的关键事件,应该就属对于社群破坏力极强且逢PO讚必破百的「求婚」这种一次性大爆发。

对于现代人而言,在脸书上出现「求婚」的公开讯息就像是大型记者会一样,将自己即将结婚的喜讯曝光,对这个世界宣布「我们即将结婚」。而这对情侣也正式地间接地在告诉你,从「她说好(爱心)」那刻起,一直到「谢谢大家」的婚礼感谢文结束,就是这个粉红风暴的肆虐期。如同连载一样每天大风大雨地吹着每个滑过动态的读者,也不知在多少人的心中掀起了多少风浪,所幸大部分都是能让人共鸣、令人开心的养眼照片,所以滑过时也都是心甘情愿的按讚祝福。

整个脸书都是我的合婚庚帖:粉色风暴来袭,戴上墨镜也没用

而我们就一次又一次的参与着各种粉色颱风,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们也逐渐从在这场一连串的粉色颱风的边陲逐渐步入核心。被各级强风吹拂的频率也逐渐越来越频繁,相信不出几年,我们都能判断颱风形成进度成为观察专家。和当年大学时看到「三个月快乐!」这种状态就惊讶到狂敲朋友视窗大惊小怪的自己完全不一样。

身为旁观者,总觉得愿意跟这个世界分享喜悦的人们可爱。不管是可以坦然分享心情,或是敢爱敢恨的写着彼此的人都是。毕竟你愿意表态代表你将自己的另一半带入自己的生活进而公开、开始愿意让这个世界将你们两个人的名字兜在一块、愿意放弃可能有其他潜在可能性的机会、愿意背负着「我将来有可能会和这个人结婚」这样的责任。

不知从何开始「过了学生年纪要发文,都是需要有觉悟的。」这句话开始萦绕在耳边,在自己社群网路中透露的想法越来越圆融和无关痛痒。

对于那些还没成为粉色气旋的人们

经历着这股风暴的不仅是同年龄的我们,其中也有各年龄层的亲戚朋友和自己家里的老人家们,他们总会用着自以为迂迴的方式暗示着自己的儿女。又或者是因为「逐渐理解自己正在经历社群结婚的风潮」的关係,才逐渐读懂一直都对自己有所期待的眼神。

说起来,那双眼神也是最近才出现。

在我求学阶段,爸妈在看我时眼神总是操心中带点忍耐。等着那个焦躁迷惘的少年有一天长大,等着有一天不必再担心。因此记忆中父母的那对眼神带着望子成龙的严厉和无可奈何的包容。到考上大学之前,我是害怕直视他们的。

直到自己研究所开始,回到家推开门迎接我回家时,那双眼睛不知不觉开始柔和了起来,我知道他们对我不再担心,心中也不再有压力。踏入25岁后,这个不再是学生,应该对人生也想法的年纪,那对眼神除了信任外,多了些身分对等的尊重,我被当成了大人对待。有时候3C产品出了问题,那双眼睛还会像孩子一样多了些无助感,还有协助解决后的感谢。然而,到前阵子我才明白,那双可以轻易让你轻易看出想法的眼神又有了更新:他们想要玩小孩。

老实说,我原本对「含饴弄孙」这词一点感觉都没有。但亲戚若带了自己的孙子上门时,父母接过来把玩时的欢乐气氛和享受的模样,让我难以忘怀。那个眼神,是打拼了一辈子,年纪大到开始希望有机会能享受逗弄儿孙的模样。那是一个很原始的盼望,而且,你知道只有你自己可以满足他们。

「可是我还不想这幺早定下来呀。」

「可是我才刚毕业没什幺钱。」

「除非对方可以接受我婚后还是可以保有自由,我才要考虑。」

面对难以抗拒的注目,我们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抗拒的声音在试图合理着自己现在还没有结婚打算的立场。又或者说,这个快速变动的时代,我们无法凑足让我们愿意降落稳定的安全感。若年轻的自己还有什幺实际的作为可以贡献,或许就是答应父母愿意认真地思考这件事。

这种粉红色飓风的侵袭,袭来的不仅是幸福洋溢,也让人开始盘点这几年周遭社群圈的变化。重要的不仅是表面上这些浮出水面分享喜悦的人们,还有,同龄的自己是否进度落后呢?看着大家努力的筹办着婚礼的背影,再回头看看自己的理想,「这样的奋斗和任性真的值得吗?」在深夜时是否我们也曾偷偷地回问自己。

或许即将成为新人的人们逐渐在变多,但终究只是结婚潮的开始。而身为旁观者的我们也不仅是旁观而已,我们也有自己的任务和功课要做。

去了解、去聊天、去参与吧!

正因为我们对结婚犹豫,我们更要面对和直视。或许在和即将结婚的朋友们聊天的过程中,你可以发现自己究竟和婚姻这件大事的适性是否合适,也去慢慢了解若要经历这样子如此繁忙又盛大的大事,自己的另一半又会是怎样才给力。在认真思考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或许我们也会因此重新描绘自己「理想的另一半」的样貌也说不定。

曾在一堂名为「生命礼仪与文化诠释」的课程中,听过一段关于婚姻和另一半的诠释。当时上课的老师这幺说:

因此,让我们开始去参与、去烦恼吧年轻人们。不去思考、不去面对的话这议题永远不会进入我们的思考程序。或许总认为25岁太早,但正因为还有时间迷惘才要提早準备,而不是从选择方,进入到被选择的一方。毕竟,进入核心好好确认后,就算后来发现自己不适合婚姻,那也是自己的选择。而不是一开始就因为害怕所以犹豫,这不仅是放弃思考,也放弃去了解不曾碰触到面对这个议题的自己,少了一个认识自己的机会。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年纪终究是人生中保持选择权的最大筹码。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让我再多当几年的观众吧。「下班后有个人可以陪着自己」这种幸福这件事情对自己的感召虽然强烈,但知道自己还需要再一段时间才有办法紧追入列。因此,各位先锋,容我在此举杯致敬各位的英勇。也祝福即将结婚的新人们,赶快先「生」夺人、增产报国。而一旁的我们,也请一起享受这迎面冲来的粉色颱风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