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食之社会领悟──毛奇X邹芷茵《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新书发布会

作者: 时间:2020-07-23Q微生活408人已围观

文︰思兼
摄︰潘德恩

长工时剥夺城市人的生活,「食好西」或许是每日忙碌生活的唯一调剂。而深夜的饮食故事,似乎亦有着不一样的意义。日剧《悠长假期》中万金拉麵店、「深夜食堂」里的主菜都是人生百态。但如果在家里自己一个呢?台湾作家毛奇(萧琮容),就在辑录了其台湾《联合报》上专栏文章的新书《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中,诉说如何透过煮食,在忙碌的都市生活中找回自己的生活、探索社会。于1月22日在油麻地电影中心举行的新书发表会,除了毛奇,Kubrick还请来研究饮食文学的邹芷茵博士,让两位女子就饮食烹饪作对谈︰讲及的不只是书中内容,还有台港饮食文化差异,以及围绕饮食文学的种种。

金蚝与菜刀

在她来港的短短几日内,她已经在上海街与街市找到她接下来的题目──金蚝与菜刀了。毛奇提到,日前她与明报记者逛沙田的街市期间,留意到「金蚝」。她认为煮饭给她的乐趣不仅仅只是煮饭,而是一整套从街市开始的经历。虽然街市的卫生环境及不上超级市场,年轻人或会敬而远之;但在街市里因人需面对面接触,其时间感与地方感,是超级市场所难以媲美的。但跟台湾不一样的是,台湾的菜市场常见到农民拿着其作物到菜市场卖,她就相当于一个地方的代表,一个微型资料库;但相反,香港大多数蔬菜都是银川、宁夏进口的。儘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这是来到不同地方,非常有趣的探险。

在保守报纸打游击

谈起她连载专栏的《联合报》,它创报逾五十年,乃是台湾传统大报。最初她连载专栏时,不少朋友质疑她在保守报章发表文章的用意。但她反而视之为机会可让她暗渡陈仓,把不同的社会观点带进保守读者的视野里面,譬如说在地的粮食自己种,文化的多样性,甚或最近在台湾吵得沸沸扬扬的多元成家议题。与之相对的是,联合报读者一般都是「成功有钱的大人」。她举例说最近有篇文章就是讲她拜访一家同性伴侣的店。文中她为了他们作了料理,表达「无论同性恋或异性恋,一起搞好一家店已经很不容易了」。她在联合报上写这些议题,正可让保守读者习惯不同社群的存在。

毛奇亦特别留意到,文章登在报纸和书刊上的差别。在专栏上固然要暗渡陈仓,但当这些专栏辑录成书时,她就希望用「一年来的生活练习」的方式来呈现。除这个时间跨度以外,每篇文章所标明的时间,其实亦象徵着地方的时间。在台湾,无论是日常菜式,还是高级料理,都讲究不时不食——在甚幺节气就要吃甚幺东西,还有吃当地的特产。她留意到,自二零一零年之后,台湾多了以二十四节气来处理的书;而日本就更加极端,将每个节气分成三段,即七十二候。为免繁複,毛奇选择保留时间,而放弃节气的形式。

煮食之社会领悟──毛奇X邹芷茵《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新书发布会

煮出生活,写出社区

与大部分同龄人一样,毛奇并非全职写作,而是身兼多职。然而当她发觉自己无论上下班,都在做文学、阅读或者出版相关的事时,渐觉工作与休息无法分开。煮饭就是她找回生活,分开上、下班不同节奏的方法。而她煮饭过程的记录,就不知不觉变成《联合报》的连载专栏了。邹博士则记起,之前也看过一本书,由于作者要上教会,会特地在星期天做不一样的早餐,让自己生活有所期待。毛奇则指很多上班族其实也需要类似的仪式,建立自己对时间的感觉。

但为甚幺毛奇会选择深夜才煮饭呢?在香港,邹博士提及她以前在深夜焗曲奇时,香味或者会扰人清梦。毛奇却毫不介意,说她是最喜欢在深夜贴美食图的那类人,透过「自己吃到别人吃不到」来获得乐趣,从而纾压。她以前在新竹读书,新竹却是台湾人很喜欢拿来开玩笑的城市。新竹有科技园,住了很多工程师;国立清华、国立交通等名牌大学也在那里;城市人均收入也高,但整个城市没有甚幺可以吃。所以如果她在深夜煮饭的话,受灾範围也特别大,成就感也就更大。

谈起没有厨房的问题,毛奇说台湾跟香港差不多,年轻人租住的地方常缺乏煮食的空间。即使大学宿舍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譬如说当有人带电锅煮食时,会常因电压不足而跳电。从这种建筑考虑里面可以看出,在台湾整个文化教育里面,并未很重视煮饭一环。最近台湾有舆论亦在反思的声音,指煮菜这件事不应该跟人切割开来:「煮菜可以把自己餵饱又回去赚钱,然后再煮给自己吃。那这件事为甚幺在我们的文化里面不重要呢?」如果连菜刀都没拿过的话,诸如健康饮食、有机饮食等议题又从何谈起?

毛奇亦看到越来越多大学开始重视饮食对人、社会的影响。不同老师和学生在校园,都会在原住民部落等各个层面上研究、推动饮食相关的议题。譬如台湾的饮食文化离不开它丰富的原住民文化,都市在发展过程中,若原住民不想选择那种靠山吃山的生活,就必须在找工作,变成打造都市的劳工。因为缺乏资本的关係,他们的聚落一般在都市边缘,离山离河也比较近。在调查中发现,他们因为吃野菜和河鲜的关係比较健康。这有别于他们会酗酒,口味重、不上进等刻板印象。与此同时,学生透过了解原住民饮食观,会学会与他们共存、谦卑,不会一面倒认为自己是拥有较多资源的一方。

毛奇指,这几年台湾农业运动的风潮一直都没停止。这让她对香港亦觉得非常亲切,例如《种植香港》的出版、马屎埔等等。这也是香港人在反思,于高度都市化的城市的边缘地带,农业的可能性。当然台湾的自然环境更好,不少高学历都选择到宜兰、花莲或者台东等地选择以务农作为他们的主业,而毛奇就充当当中的桥樑,让更多人知道。

煮食之社会领悟──毛奇X邹芷茵《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新书发布会

饮食文学的源流与发展

人们总以为饮食文学等同饮食广告,但毛奇认为若书写仅关乎食物,其实跟食谱无异。饮食文学更多透过食物,引申出更多的讨论。过去的饮食文学,多借食物来寄託思乡、挂念父母的心情;这倾向在台湾尤其明显,但凡四十岁以上的作家笔下的饮食文学。

除此之外,迟来的西化也加速饮食书写的变迁。上一代台湾人成长的日子是没有麦当劳的,但这代从小 就有好多国际饮食品牌。然而,西方饮食并没有像香港般融入到日常饮食。香港开埠,被西方文化影响超过一百年,所以诸如意大利粉等食材已成为生活一部分。然而台湾的西化,却是被日本翻译过的版本,未变化得完全,所以会出现日本人不觉得是乌冬的乌冬麵。对毛奇来说,这是颇有趣的写作素材。

毛奇老师与邹博士从发展谈到源流,期间说起林文月的饮食着作。林文月出生于上海日租界区。她文坛的地位,多在曾翻译了日本《源氏物语》等古典文学大作。她的另一个向度在于她的散文,尤其是饮食文学散文。她笔下不少的作品,如今读来都有种时代感︰《萝蔔糕》中的萝蔔糕,与香港人常见的不太一样;《口蘑汤》的口蘑,其真正样子甚至已经不可考,无法再吃上──这时候就相当依赖林文月老师的描写:例如该种野菇很多砂子藏在皱摺之中,又或她需要以咖啡滤纸才可以滤出清澈的汤水等。从其文字中,摸索得到时代感与其好奇心。邹博士谈起自己的教学经验,感觉到《萝蔔糕》怀乡的主题已式微。而在台湾,毛奇亦表示萝蔔糕已成为早餐餐点,跟以前作为庆典食物不太一样。

撇开怀乡思国,现在的饮食文学会写甚幺呢?毛奇认为现在的饮食文学,更多在表达生活风格,以及政治立场:诸如我支持本土农业,表达我是个有志青年;又或以鉴赏家的角度去写,透过书写介绍某特定品牌去表达个人的品位等等。毛奇回应听众提问时提到,我们对生活太多部分都很容易将就。 然而,用甚幺筷子、碗碟,对她来说都不应是轻易将就的事。即使是否支持环保,她认为人本质上应要用上好东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