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同婚法通过,期许台湾成为一个幸福的国家

作者: 时间:2020-06-10Q微生活924人已围观

《思想坦克》同婚法通过,期许台湾成为一个幸福的国家

本文作者为胡博砚,原文标题:同婚案通过,期台湾成为一个幸福的国家,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5 月 17 日这一天在同性恋平权运动上面有很重要的意涵,这一天是国际不再恐同日,何以会有这一天,主因在于 1990 年 5 月 17 日世界卫生组织在疾病分类上将同性恋自疾病给删除了,此后,同性恋不被或者是说不该被视为疾病的一种,当然这只是将同性恋污名去除的一小部分,

《思想坦克》同婚法通过,期许台湾成为一个幸福的国家

因为我们传统的民事法律思想,把婚姻都想像成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关係。但是这个观念在国际上已经在变化当中,所以很多国家慢慢的承认同性恋结婚的权利,或者是不使用结婚一词,而承认同性恋者也有类似配偶的法律地位保障。在台湾,今年的 5 月 17 日也是同性恋平权重要的一天,立法院三读通过了《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

婚姻平权是蔡英文总统竞选时非常重要的政见,即便是上任之后总统也有多次的宣示,但一直都没有办法付诸实现,原因在于所谓的制定专法或者修改民法规定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法律问题,因为就立法学上面来说,不管是制定专法或者是修改民法都可以达成使同性恋者结婚的目的。不过,何以成为对战的焦点乃是在于绝大部分主张制定专法保障同婚的人士,背后最重要的想法都在于不想要让同志取得婚姻制度的保障,支持同婚的人士便以要求修改民法来作为反制,也因此最终演变成了民法大战专法的问题。

本来这样的僵局,有可能透过宪法的解释来加以解决,但是 2017 年 5 月 24 日大法官作成了释字第 748 号解释后问题并未终止,原因是大法官在该号解释,也做了妥协。所以大法官从平等的立场出发,在该号解释中宣示了,「民法第 4 编亲属第 2 章婚姻规定,未使相同性别二人,得为经营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亲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係,于此範围内,与宪法第 22 条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 7 条保障人民平等权之意旨有违。」

但这个制度违宪要怎幺改呢,大法官只说了,「有关机关应于本解释公布之日起 2 年内,依本解释意旨完成相关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至于以何种形式达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护,属立法形成之範围。逾期未完成相关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相同性别二人为成立上开永久结合关係,得依上开婚姻章规定,持二人以上证人签名之书面,向户政机关办理结婚登记。」

这意谓着立法者还是可以自己决定到底要修民法还是立专法,这个是立法者的权限,不过大法官给了立法者二年期限,如果期限内仍然没有修改法律,同性恋者就可以依据民法第 982 条规定去登记结婚­,而这个期限将在今年 5 月 24 日期满,因此必须要改快的处理这个问题。

当然就某些支持同婚的朋友来说,或许期待的更是如果没有即时立法对于,就可以依据民法去登记了,不是更好更完美吗?

大法官解释出来后,民法跟专法之争更加剧了,最后两边的团体都提案要透过公民投票来对决,而最后去年 11 月份的公民投票案,第 10 与第 12 案分别通过了。这两个案的主文分别是「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规定应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结合?」以及「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规定以外之其他形式来保障同性别二人经营永久共同生活的权益?」就此来说,专法跟民法的争议应该告一段落了,但是问题是要修一个专法,但要怎样修呢?

《思想坦克》同婚法通过,期许台湾成为一个幸福的国家

依据《公民投票法》第 30 条第 1 项第 2 款规定,必须要在 3 个月内提出草案送交立法院审议,而其中行政院提出的草案就是目前通过的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最初版本;当然反同方也不甘示弱的提出不同版本,其中最争议的问题,大概是同性恋之间成立的关係到底要不要叫婚姻,如果从大法官的解释来看,大法官的说法乃是「民法第 4 编亲属第 2 章婚姻规定,未使相同性别二人,得为经营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亲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係……。」在这种文义下,有了使用其他不同名称的可能。

不过赖士葆委员所提的公投第 12 案施行法草案,将同性间的结合界定成家属关係,并且準用了民法家属的规定,如此作法已经偏离了大法官将这段关係界定为婚姻的想法。而被人骂爆的林岱桦委员所提出的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暨公投第十二案施行法草案,虽然迴避了婚姻、配偶等用语,而使用了同性结合、伴侣等字眼,大体上来说,至少条文上是接受这是一段婚姻关係或者是类似的关係,但是某些条文规範,却让人家搞不清到底要不要使同性恋者成家,例如该草案第 8 条规定:当事人之三亲等内血亲、检察官、社会福利主管机关得诉请确认同性结合关係不成立,因此也为大家所诟病。

最终政院版在修正第 2 条及第 4 条之后,把原本第 2 条的同性婚姻关係给改掉了,只留下的同性结合关係一词,然后在第 4 条加上结婚登记一词,一来一往这种妥协似乎没有改变原来的行政院的架构,在游说下更为多数立委所接受,最终顺利通过。

所以就立场上面来说,如果我们要说行政院或者是执政党都没有顾虑到反同的诉求,这点指责绝对不公平。

而在这部法案完成立法之后,台湾成为了亚洲第一个成立同志婚姻的国家,不过这样的作法,是否会被反同方接受,仍有待观察。因为目前有多个反同团体都认为这样的法律规範,违背了《公投法》第 12 案的意旨。但是《公投法》第 12 案的内容为「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规定以外之其他形式来保障同性别二人经营永久共同生活的权益?」既然最后这个同性别的永久共同生活已经利用民法以外的法律规範来保障,不知道到底哪里有违背呢?

就如同笔者所言,或许绝大部分专法的赞同者,背后的想法都是不愿意给同性恋者组成家庭的权利。但由于《公民投票法》第 30 条规定,如果制定后的法律与原来公民投票案中的立法原则相牴触有疑义时,公民投票案提案人之领衔人得声请司法院解释之。

所以反同方仍然有可能继续延伸这个战局,换言之,仍然要为未来可能的宪法官司作準备。至于反同的国民党立委指出,明年倘若他们成为立法院多数党时,要把这个法条改回来,如此一来就会真的遇到所谓信赖保护的问题,届时没有解决信赖保护的问题,率尔的废除这个制度即可能面对违宪的问题,所以这种说法大概只是一种政治宣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