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罗纪・普教中】忘了他是谁--教育局长杨润雄眼中的广东

作者: 时间:2020-06-13X生活化928人已围观

【教育侏罗纪・普教中】忘了他是谁--教育局长杨润雄眼中的广东
教学侏罗纪-04-2.jpg

2018年10月7日,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在电台节目中提出全世界学中文都是以普通话为主的观点。他质疑香港人继续以广东话学中文,长远而言会否失去优势,又认为日常生活中,应该多点学普通话,以及多用普通话表达。杨润雄的说法立刻引来许多批评的声音,于是其新闻秘书下午澄清,他本人傍晚在facebook再撰文澄清,指出他「全无『质疑』用广东话学中文,只是认为长远来说,中文教学应如何发展,可交由专家进一步硏究,以巩固本港两文三语的独特优势」。可是民间的反对声音并没因他的澄清而停止。到了10月12日,杨局长又在电台节目中澄清,甚至已讲到:若用广东话教学研究结果显示会失去优势,也并不代表香港一定要转为「普教中」。民间的反对那幺强烈,不能忽略的原因在于杨润雄是谁。


杨润雄忘了自己可是香港的教育局局长,忘了香港的教育改革中重要的一项,是母语教学,更忘了对于普教中的成效,局方已掌握的数据。语常会委託香港教育大学的追蹤研究指出普教中未证更有效。教育局委託香港大学教育学院的「全球学生阅读能力进展研究」结果显示,以普通话为中文授课语言学校的小四学生,阅读平均分比以广东话为中文授课语言的学生略低,指出要学生以「非家庭语言」学习,可能会影响教学进度和深度。作为教育局长,理应了解香港现时普教中的情况,而不是卸责般说甚幺交给专家,讲来轻鬆,完全不用半点认识,何况专家已说了。


局长理应知道专家的研究报告,也该知道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通过的议案。2016年7月2日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的会议,时任副局长的杨润雄有份出席,当天通过了以下的议案:鉴于本港试行「普教中」多年仍未有广泛证据显示「普教中」能让学生得益,本事务委员会促请当局取消以普通话教授中国语文科作为「远程目标」。对于立法会这个通过的议案,当局置若罔闻,并没有实质的行动作回应,而是祭出「尊重学校的专业决定,认为没有取消普教中作为远程目标的需要」,把诉求敷衍过去。


再看教学的现场,理解学生用普教中是否有成效的学校,根据民间组织「港语学」调查的全港中小学中文教学语言,最新的数据显示「以普通话教授中国语文科」的中小学分别由 2015年的141和 375间减至今年的 124 间和 362 间,连跌四年。相信局方对于各校採用何种教学的情况更掌握,当局理应了解学校改变的因由。


局长也忘了小学和大部份的中学的初中课程均有普通话科,让学生学好普通话,而不是牺牲学生学习中文的空间。企图削除广东话学习中文,以追得上所谓全世界学中文风暴潮流,向功利出发。这只是让香港人的口语趋于普通话的一统,而不是多元的发展。只是那还称得上是「巩固本港两文三语的独特优势」吗﹖广州因推行用普通话学习中文,导致广东话逐渐消亡的情况,可谓前车可鉴。


更重要的是,作为教育局长,竟然不明白学习语文的重点,不明白中国语文其实包含了「言与文」,而广东话也好、普通话也好,是口语,写好文章需要驾驭的是书面语。作为教育局长,既然不了解香港学生学习语文的情况,也该看看研究语文的专家如谢锡金教授等的说法,便会知道香港学生用广东话学习更有效、更有利。


也许杨局长不是善忘,不是忘了身份,更不是不掌握数据、不了解情况,只是急于表忠而大放厥词,对香港学生的福祉弃之不顾。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也是人思考的工具,要大部份母语是广东话的学生採用其他口语去学习和思考,窒碍其高层次的思考,不利学生的发展,谈不上是一种优势。


观诸10月12日杨润雄的「补镬」言辞,更见其藏头露尾,前言不对后语。别以为改口表明「我是撑广东话」,便可以抹去之前所说的话。「香港700万人社会用广东话学中文,将来会不会长远?」一说,可不只是一个疑问,当中的用意可是昭然若揭,那就是长远来说用广东话学中文会失去优势。


而他,贬抑以广东话学中文,质疑长远而言会否失去优势。他是谁﹖是掌管香港莘莘学子学习的教育局长。




相关文章